kemu咕噜喵

虽然今天都快过了但是还是要祝贺老爸生日快乐😊😊
今年烦心事太多没时间给你庆祝生日明年争取给你摆个阵!😣虽然今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但是对你的爱还在~
7.7happy birthday  To  Mio&7.10happy birthday  To My  Father😘😘😘😘✨✨✨✨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快看我刷出了什么?!!!千年情劫放出来了!!!!飞星好看到死了呜呜呜呜😭😭😭😭看mv有几个片段好像是在回忆前世期待期待

直男审美p了下昨天cp22的战利品,520的今天祝愿大二这对小情侣能过个幸福的小日子!!😌😌
顺便!!!p3是我的至宝!!!得到了沫大和导演的签名!!!😍😍星星真好看

夜久puriko:

画了两个晚上摸了条爽鱼参加了兄坑同人的活动!!画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大二感觉有点可爱而且飞星还是双儿配的角色噫呜呜呜噫!!!!!!!!!苏尚卿+印飞星就是双倍的可爱!!!!!!!!!

双儿配的角色我都想搞嘿嘿嘿嘿嘿(你是变态吗)

投票地址是:https://www.bilibili.com/blackboard/activity-S1lV0Ot6M.html#p=4142588

照理来说应该是5.20开投票的,但是不知道为啥今天很多小伙伴们反映了投不了,呃啊那就等等吧。如果能投了的话跪求各位给我投个票吧呜呜呜呜呃啊啊啊TAT。

电脑端戳链接直接可以进投票页面,手机端好像要在最新那里往前翻翻?

实在不行的话lof能点个推让更多小伙伴看到我这条拉票就好了ORZ

没穿裤子的警花可爱的想日(o´艸`)还有那不明液体简直了,可以脑补一万字小黄文(╥ω╥`)  想买啊

【大二】前世终焉,今生孽缘

下一秒记忆:

☆现代校园paro
☆无脑流预警
  
  
  ————————


  
  疾风卷桃花,末春的风暖融融的,和煦的阳光在映入那双猩红双瞳后,无端添了两分冷意。
  
  “这里是……你杀死我的地方啊。”
  “纤云。”
  
  一身轻薄的紫色衣衫,白发青年踉跄彳亍而来,手中的长剑滴血,东方纤云再次回头,周遭已是一副人间地狱的惨状,地上满是尸体。
  
  “就在此做个了断吧!!”
  他饱含戾气地袭上前,模糊的面容忽的清晰。
  
  是印飞星。
  
  ……
  
  东方纤云是吓醒的,他猛的睁开眼,剐蹭两下鼻翼,已满是汗水了。
  
  “吵死了!”
  
  一只枕头毫不客气地糊上了他的脸,“噗”地精准击中,软绵绵地落到床铺上。
  
  空调的“嗡嗡”声逐渐让东方纤云捡回神智——当然,也可能是印飞星那熟练的枕头攻击。东方纤云动了动僵硬的指头,感到流失的温度回来了才重重地呼了口气。
  又是梦……和印飞星同居以来的第三次了。
  
  诡异的是,全部都是同一个场景,仿佛印飞星真的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非得把他置于死地。
  
  果然是梦啊…如果是真的话……想必也就和印飞星说不上半句话了。  
  
  去年开始,作为学长的东方纤云就开始接手带新生的活,印飞星做他的拍档,两人相性良好,干脆搬到一个寝室住,也方便整理报告。
  
  ——表面如此。
  
  真实情况是东方纤云懒惰到新生难以容忍,印飞星由于性格问题多次辗转,最后两人臭味相投组合了。
  
  “我没有吵到你啊。”东方纤云委屈巴巴地反驳,看着对面上铺的印飞星咬着糖噼里啪啦地敲击笔电,两条白皙的小腿垂下床缘。
  
  印飞星不耐地啧了声:“你在醒来前一秒叫我的名字,响到可以叫醒死人。”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回事。
  
  东方纤云心虚地干笑,狗腿地问:“师弟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啊……我帮你带。”
  
  “不用,”他干脆地回绝,“我不吃。”
  
  “哦……”
  他心里陡然升起被拒绝的失落,却仍装出怨妇样蒙混过关,像平日里那样哀哀戚戚地捂心:“果然师弟大了就嫌弃我了qvq。”
  
  印飞星忍不住抄起抱枕砸过去:“闹屁,因为我过会有个聚会,晚饭不陪你吃了。”
  然后把手边的纸张递给东方纤云,“你下午上课的时候顺路帮我送过去。”
  
  一张退社申请表。
  
  东方纤云一脸惊恐:“你居然要放弃话剧社的妹子!受什么打击了吗,师兄帮你欺负回去!”
  
  “你不被耍的团团转我就谢天谢地了,”印飞星吐槽。
  
  ……
  
  日近逢魔时刻,进入冬天后,天黑得越来越快了。东方纤云边走边伸了个懒腰,向社团活动室走去。他碰碰叠得整整齐齐的小纸块,不禁扬起嘴角。
  
  因为他喜欢印飞星,所以他主动想和女生拉开距离无疑中了东方纤云的下怀。
  
  “不好意思了哈打扰一下——”他敲开门,“印飞星托我转交给社长的东西。”
  
  “你是东方纤云,那个和他同住的?”一个姑娘仰仰身,似乎是意料之中地接过纸,并不展开,随意搁置桌上。
  
  “啊,是啊。”
  
  “印飞星这人表演天赋挺不错的,”她感叹,“可惜了,听说是因为你的要求,他减少了参加活动的时间,没想到居然到了退社的地步……哦,不是针对你的意思,我就这么一讲。”
  
  东方纤云走出活动室的时候还晕乎乎的,满心满眼都被小姑娘说的话挤满,直到他一路走到食堂,极其熟稔地喊了声印飞星,才意识到——
  今晚他会很晚回来的。
  
  兜里从不揣饭卡的东方纤云被这番突变浇灭些许热情,落寞地端了碗泡面回寝室了,半路又想到印飞星不喜欢泡面味,便独自坐在楼梯上吃。
  
  印飞星嫌弃泡面没营养,哪怕东方纤云被强拉到食堂,厚脸皮地说出没有饭卡,他也是会连他的份付掉的。
  
  喜欢他口是心非的样子,喜欢他稍微被作弄就害羞到只会逃避的样子,喜欢他恶声恶气说话的样子。
  
  同住一块过了一段时间,印飞星一直是留在话剧社排练的,每天都很晚回来,东方纤云也懒得去食堂,经常蹲在外面吃泡面。
  
  这个时候,少年就会恨铁不成钢地踹他一脚,强硬地在饭点拽他去食堂……原来是为了他变更了话剧社的行程吗?
  
  是否证明,印飞星心里,存在能容下东方纤云的位置呢?
  
  不明白。
  不想明白。
  好想见他。
  
  东方纤云吸溜了一大口汤汁,也不知道为什么,回过神来已经拨通了印飞星的手机。
  
  “喂,东方纤云?”他那边听起来格外吵,夹杂少男少女的鬼哭狼嚎,音乐震耳欲聋。
  
  印飞星在一窝“印大佬的女朋友来电话咯”的起哄里走出包厢,皱皱眉:“你是不是在吃泡面啊。”
  
  “师弟我错了。”东方纤云毫无被揭穿的羞耻,干脆地认错。
  
  “……比起这个,你有什么事吗。”
  
  “哎,也没多大点事儿,再说了,没什么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对面少见地沉默几秒,似乎是不太擅长应对正经的东方纤云,好半晌才挤出话:“随你便。”
  
  东方纤云沉默一会儿,絮絮叨叨地开唠了:“你酒量不好,千万别喝,一滴也别沾知道不?晚饭也别吃太油腻,胃病又要犯了,对了——”
  
  “你干嘛说这些。”印飞星打断了他。
  
  “……没什么大的原因,想你了不可以吗?”
  
  印飞星干巴巴地挤出一句“好”,反应过来才从脸红到耳根,匆匆挂断通话,靠着墙壁惊得无法开口。
  
  他这算……喜欢上东方纤云了吗?
  
  ……
  
  东方纤云最后到底还是没会寝室,他扔掉塑料盒子,双手插兜站在楼下。
  
  印飞星不回来,他回去也没意思啊。
  
  也许站了几分钟,也许几个小时,东方纤云等来了印飞星的短信,让他早点睡觉,别傻乎乎地等他。
  
  他便再次拨通了印飞星的手机:“好好和朋友玩,别瞎操心我了。”
  
  “我哪有——?!”他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炸了,“谁关心你!自作多情!”
    
  东方纤云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间,不自觉地从裤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青蓝色火光跃动着点燃了烟纸,落下几粒橘色的小灰烬。
  
  东方纤云从善如流地点头,敷衍道:“行行行,您是祖宗您说了算。”
  
  “鬼才管你。”
  印飞星嘟囔,一边急急忙忙地往寝室楼赶——他刚刚从聚会逃脱,尽管是在一干挤眉弄眼里离开的。
  
  卡擦卡擦的脚步声停下来了,印飞星僵硬地捏住手机,声控灯适时地亮起,勾勒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东方纤云叼着烟,慢慢悠悠地挥手,对站在几步开外的印飞星露出好看的笑,实际上背地里手攥得死紧,一点都不像表面那样从容。
  
  他也设想过用平日里调戏的态度面对印飞星,但唯独这时,不想让心上人看见属于东方纤云的、强撑出来的成熟。
  唯有这个时候,想让他觉得自己可靠。
  
  细雪缓了,轻轻地粘在他俩的身上。
  
  黑发男人吐出缭绕的白雾,喘了两口气,他依旧没挂断通话,印飞星也是,耳畔全是对方的抑或自己的呼吸,有些暧昧。
  
  印飞星本来是有很多想说的,比如“大雪天站在寝室楼外是不是脑子有坑”或者“两个大男人就不要这样了,肉麻死了”。
  本来是想这么说的。
  这些话,印飞星信手拈来的嘲讽的话语,在看到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清秀青年后,尽数分化瓦解了。
  
  尽管听上去不免荒唐可笑,但是……他好像真的喜欢上东方纤云了。
  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
  
  “……以后也能见到,不要做多余的事。”
  印飞星在发颤,就好像冥冥之中阻止他吐露心意——其实是他在害怕。
  
  东方纤云说:“等喜欢的人回家,是件很幸福的事。”
  
  “你在发什么疯……”
  但印飞星看得出,男人金眸里一片真挚,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撇开眼。
  
  胆小的人啊,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无法说出。
  
  但是如果就此…错过了怎么办?
  
  东方纤云一愣,明显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他打着哈哈摸了摸后脑勺,稍许尴尬地说,“抱歉啊,刚刚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好了,也不差这么一次是吧哈哈哈,哈哈……”
  
  他兀地沉了声,怅然地叹口气,索性破罐子破摔。
  
  “我只是突然……很想在这个时候见到你而已。”
  “仅此而已。”
  
  暖色灯光黯淡,唯有风雪纷纷扬扬,诉说两人掩在表象下的真实心绪。
    
  “……”
  印飞星实在没有言语了,敷衍地点点头,朝前走了两步,见东方纤云不跟上,还露出失恋一样的愚蠢难看表情,他探出小指。
  
  “喂……”他扭过脸,显然不敢和东方纤云对视,小幅度地摆了摆,“还傻站着啊。”
  
  那年七月七,等来了堕为魔修的印飞星。
  那年七月七,等来了堕为魔修的东方纤云。
  
  今年已是今年。
  
  雪停了。
  
  
  
  
  
  
  ——————————
  
  
  食用愉快!!!
  
  写这篇文的初衷只是为了写“很想在这个时候见到你”,然后又想看大师兄抽烟,不知不觉扯了好多出来ww
  

印飞星相关tag整理规则

印飞星相关TAG整理:

       这是规则1.0版本哦!



  1. 整理周期为每周一次,无特殊情况周六晚八点发布。


  2. 印飞星相关(准确而言为印飞星中心),单人/cp均可。


  3. 作者标明的预警/cp向/AU/梗源整理时均会标注。


  4. 文字数不少于500字,图不可过于潦草。


  5. 敏感题材和含有侮辱角色倾向的文、图、漫不予收录。


  6. 过度借鉴、玩梗不予收录。


  7. 限制级作品酌情收录。


  8. 收录作品均会向作者询问授权。



      如有疑问请私信主页。本主页从明日起效。


      欢迎匿名or实名推荐粮食。此主页内整理内容均可转载。


      最后,请大家尽情赞美和吹太太们的文画!


    (快,求你,扩我x)



《绽如春樱》解说

 

之前几篇都是从大白的视角来叙说,而《绽如春樱》这篇我选择用一护的视角来补充一些东西。这篇的设定是接着相遇之后大白和一护经历了并肩作战确认了彼此感情并开始交往之后的事,一护在学会卍解战胜了敌人之后晕了过去,大白把一护抱回家休养,一护在学会卍解之后开始回想起了上辈子作为黑崎一护的一生,等到醒来已经取回了上辈子的记忆。这篇没什么可以解说的了,我想写的我想说的都已经写出来了,等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白哉和一护终于可以以他们的方式开始新的生活。他们比所有人都更加知道这份感情有多么来之不易,黑崎一护的一生已经逝去了,从现在开始是作为志波一护的人生,而经历了两辈子的一护会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这段感情,也比任何人都更加深爱着朽木白哉。他们的爱情会像盛放的樱花一般美丽绚烂,而这份花期的期限会是永远,也寓意着大白和一护相守一生。

 

 

【死神|白一】绽如春樱

      我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直至那还未完全驱散的寒风吹了进来连同那温暖的阳光。我磨蹭下了枕头,抬起手遮挡着刺眼的视线,半开半睁的眼睛中映照出了他端正坐在廊柱边的背影。


    “醒了?”我看到他侧过身对我说,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清晰映照着我的身影,突然心脏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抽痛了一下,“多躺一会吧,你昨日才学会卍解,身体还未恢复。”


       我笑着从被褥里站了起来,身上单薄的白色浴衣让我抖了一抖,飘到脚边的樱花无不提醒着我,这个属于他的季节的到来。


     “白哉,我想起来了。”我披上一件黑色外套来到他的身边坐下,定定地看着他望向我的紧张的黑色眼眸,拉起他的手捧在手心,“我想起来我欠白哉一样东西。”


       一瞬间我感觉从掌心中传来的一丝放松,随即对上了他疑惑的目光,在他的注视下我轻轻动了动嘴唇,发出几个音节,“我,欠白哉一个一辈子。”


    “在我和白哉定下永不相见的雪日,白哉没有回头看我,我也没有,但是我想白哉一定很痛苦,可是却还是选择理解了我的决定,我非常感激。”在他开口询问之前,我将卍解之后所取回的记忆迫不及待地想要诉说给他,告诉他那个他所不知道的黑崎一护。


      我知道我伤他有多深,但是这一次再也不会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用双手紧紧抓住,让他没有逃离的办法。【对不起白哉,这一次就由作为志波一护的我来踏出去。】我在心里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白哉一定不知道,在那一天,黑崎一护在心里许下了一个男人一辈子的誓言,他对自己说,如果下辈子他仍旧爱上了朽木白哉,那么他会选择放弃所有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


       他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眼里流露出的激动却彰显出他此刻的心情,我在心里偷偷笑着【原来人称冰山的朽木白哉也会露出这番可爱的模样。】还没等我想完,手中的力道又把我拉已经飘远的思想拉了回来。


      我微笑着拉着他的手覆上我的脸颊,同时轻轻蹭了蹭他的手心,想到因为我的一句任性而被相思折磨了几十年的白哉,我就觉得心头一阵酸痛,“抱歉白哉,让你久等了。”


      下一秒我被他拉进了怀里,狠狠抱住,我仿佛能听到骨头因那疼痛而发出的悲鸣,可我如今却如此享受着这份感受。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还是微笑让他如此动容,不过我想,应该是全部吧。


      我感受他炽热的胸膛,热烈的怀抱,以及那喷洒在颈侧的温热的呼吸,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却还是听到了他在说话间吐露的颤抖的气息,我听到他说“对你,多久都值得。”


     “谢谢你,白哉。”谢谢你愿意等我这么久,谢谢你这么久都始终爱着我,谢谢你始终都没有放弃我。我抬起手紧紧回抱住他,那一刻风吹起了一切,仿佛要把万物都席卷而走,而我却看到了樱花的绽放,迎风盛开般地美丽和坚强,就如同我们的爱情,只不过这一次,花期是永远——绽如春樱。

 

 

《绽如春樱》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