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mu咕噜喵

【全员逗比向|影→日】男人的魅力取决于内裤

说是全员逗比向其实真正逗比的只有西谷和田中,小翔是被坑的!

日向翔阳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进入影山飞雄的房间。和想象中的不同,不似自己房间到处摆放课本漫画和衣服的乱,影山的房间反倒是干净地整洁。

 

「完全不像是普通的男子高中生啊。」日向有些无趣的想到。

 

【日向你先去洗澡,衣服等会我帮你拿进来。】影山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通常影山摆出这个表情,别人都会吓得逃走,不过对于日向而言,这只是影山众多不可爱之处的其中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影山给日向指了指浴室的方向之后便下楼了。看着被门板彻底隔离的影山,日向只是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包,然后一蹦一跳地唱着自创的“我是谁~我是要成为王牌的男人”之歌踏进了浴室。

 

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从门缝里面传来,门板上的透明玻璃一下子被热腾腾的蒸汽熏得蒙上了一层薄纱,让人看不清里面模糊的身影。

 

【日向,你的衣服我放在外面了。】

 

不一会儿,影山的声音从浴室外面传来,吓得日向抖抖索索地回了“是”。

 

没有察觉到日向的惊吓,影山放下手中的衣服,又转身来到了房间,在衣柜那里翻找了一会。楼下母亲突然的叫喊让影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了看手中黑色的三角内裤,思忱了会,影山最终还是把手中的胖次随手放在了上,然后转身离开。

 

不知为何,就在那一刹那,影山的男子里闪过了「不想让日向看到这个」的想法。于是影山迅速转回身,把自己的内裤塞在了被子之下,然后又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啊~洗的好舒服啊,影山还真是懂得享受啊。】

 

水声戛然而止,日向一边感叹一边擦着身子。等身体干的差不多了,日向拿起了影山放在门口的衣服,除了内裤是自己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影山的。穿上去正好的上衣和裤子让日向讶异地差点大喊起来,原以为影山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会大的可以,没想到竟然还这么正好。

 

日向的心里不由得一暖,「影山那家伙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人嘛。」

 

穿好衣服的日向走出浴室,发现影山还没回来,不免有些奇怪。但是一会儿又想到乘影山不在看看影山有没有藏什么黄书的念头,一下子又希望影山不要这么早回来。

 

书桌没有。抽屉没有。床底没有。

 

【啊!影山这家伙怎么什么都没有!也太无趣了吧!】

 

基本把影山房间翻遍了的日向有些累得躺倒在影山的床上。也许是刚洗好澡的原因,躺倒床上日向就觉得有些昏昏欲睡,翻了个身,嗅着充满影山气味的棉被的日向突然觉得说不出来的安心。

 

【啊——这家伙的被子怎么这么好闻啊,床也好舒服啊!】

 

日向用那还未彻底干透的脑袋蹭了蹭影山的被子,就像是在对自己的恋人撒娇一般。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日向从床上跳了起来。

 

【不不不不对! 我我我在做什么啊…… 一定是中邪了!对!一定是!这家伙一定对我做了什么!】

 

虽然日向极力的否认,但是脸上不断上升的温度却提醒着他这个不争的事实。

 

【啊啊啊!!我在做什么啊!这比把菅前辈叫成麻麻还要害羞啊!】

 

日向双手捂着脸,来回滚动身子希望可以借此来忘记刚才发生的事。原本平整的被褥因为日向的动作而乱成一团,而那原本被影山藏在被子下面的黑色内裤也因此露出了一角。

 

突然,日向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翻身而起。

 

【呜哇啊啊啊!不好不好!影山的被子被我弄成这样,等他回来肯定会杀了我的!】日向回想起在青城打练习赛时,因为太紧张而手滑打中了影山后脑勺的场景,浑身哆嗦了一下,【咦——好可怕!被影山发现绝对会死的吧!赶快帮他铺回去,还原还原!】

 

日向半屈着腿跪在床上用双手将被褥上的折痕一道道抚平,从左到右,从尾到头。突然日向的眼角瞄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有些疑惑地眨巴了几下眼睛,最后还是选择爬过去看个究竟。可惜的是日向盯着那个看了十几秒最后还是没能猜到那是什么。

 

【这个……是什么?】日向歪着脑袋思考着,【说起来……这个出现在影山的房间呢……呜……那也就是说是影山的东西么?!】

 

【所噶!原来是影山的啊!】日向单手握拳敲在另一只手的掌心上,露出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么说着的日向伸出右手,用手指轻轻勾起,这个时候那个黑色物体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诶诶诶?!!这个不是三角裤么?!啊原来影山是三角裤派啊!】

 

【不对不对不对!重点不是那个啦!是三角裤诶!!!是那个三角裤诶!】

 

日向双手扯着裤子的两边,让其平整地展露在自己面前,琥珀色的大眼睛印照着它的身影,仿佛前所未有般的明亮,甚至有种下一秒就能眨出星星,而日向此时此刻的表情就像是第一次扣到影山给自己的托球,那种感觉让他想到就觉得兴奋不已。

 

而让日向那么激动的原因,其实只不过是因为西谷前几天在部室说的那句话。

 

 

【正所谓男人的魅力取决于内裤。】

 

西谷的一句话,让正在乌野排球部部室里换衣服的所有部员停下了动作,并不约而同地一起看向他,一时间整个部室安静的就连掉在地上的针都能听见。

 

最先反应过来的田中,一边大力地拍着西谷的肩膀一边露出极为赞同的表情,【说的没错啊小谷!男人受欢迎的程度和内裤有着决定性的联系啊!】

 

看着已经沉浸在话题中的两人,菅原有些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西谷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了呢?】菅原有些奇怪的问道。

 

【啊!这句话是昨天看杂志的时候看到的,觉得说的真的是很有道理呢!】

 

【顺便一说,我的是四角裤哦!哈哈哈!】西谷双手叉腰,毫不在乎地大声说着这种不合时宜的话。明明是不该说的话却却让同样不拘一节的田中起了共鸣,大喊着“小谷我也是四角裤派啊啊啊”。

 

「所以说,为什么会说起这个话题啊!」有些跟不上两人思维的其他排球部员都不由自主地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但是,受欢迎和内裤有什么关系么?】

 

【哼哼,你问了个好问题呢!翔阳!】面对日向的问题,西谷摆出一副“你问对人”的表情,准备将腹诽已久的答案传授给后辈。

 

【你们觉得男人受欢迎的条件是什么?!】

 

【身高?】

 

【球技?】

 

【力量?】

 

【脸?】

 

【错!错!错!错!】西谷双手交叉摆出一个大叉的姿势,依次否定了日向,影山,田中和山口的答案,一时让不知道答案的四人摸不着头脑。

 

【正确答案是——胖次!】

 

【这家伙又在瞎说了!】菅原有些无力地用手抵着脑袋吐槽,而当他看到日向影山他们露出一脸“是这样啊”的表情的时候,觉得自己如果不能把可爱的后辈们从不知名的道路上拉回来的话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了。

 

【喂,你们不要随意赞同啊!怎么看……】

 

【笨蛋么?怎么可能会有人用那个来衡量受欢迎的标准的。】菅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月岛抢了过去。

 

「真不愧是月岛,说话还真是一针见血。」

 

菅原还没来得及在内心感叹完,西谷又开始了他的理论。

 

【你说什么?!难道没人教过你要尊重前辈么月岛!?不过,看你的发言就知道你一定很不受欢迎!】

 

【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形象。而内裤就是我们最好的形象代言人!试想一下,当一个男人走在沙滩上时,他多想能够吸引住周围那群美丽的异性!

 

顺便一提,在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永远都是洁子同学!咳咳,接下来我们回归正题。

 

然而异性的眼光永远都是挑剔的!除了拥有一副好身材之外,你必须还要有能够迷倒她们的长相!但是,真正能够吸引住他们却是我们的内裤!如果一个帅哥什么都好,但是他穿的却是一条带有油渍的爸爸穿的白色内裤,同时他身边出现的是一个什么都很平凡但穿的却是豹纹内裤的男人的话!女人们还会选择那个一瞬间就让梦想破灭的帅哥么?!

 

除了嘲笑他们什么都不会做!所以!尽管我们长得不高不帅不壮但是只要有一条能够展现我们作为一个男人尊严的内裤的话那其他什么都变得不再重要了!!那才是内裤真正的价值所在啊!】

 

【呜哇啊啊啊!!真不愧是西谷前辈!教我啦也教教我啦西谷前辈!/真不愧是小谷!说的太好了!】

 

只见日向一脸崇拜地看着西谷,双臂大幅度地摆动着,希望能够得到西谷的注意。而作为乌野排球部最为热血的笨蛋之一的田中也被西谷的这段话说的潸然泪下。

 

虽然其他人的行为没有日向和田中那么夸张,但内心也是实实在在地被西谷的那番言论给震撼到了。

 

就连平时都板着脸不苟言笑的影山都露出了一脸崇敬的表情,甚至都能读出他心里的话。

 

「那家伙心里想的绝对是“真不愧是西谷前辈,好厉害”。」月岛有些不屑地想着,「明明是王者大人,啊真是的不管是这家伙(影山)还是那家伙(日向)都是一群无可救药的笨蛋。」

 

【哼哼,怎么样?!月岛!有没有被我的完美发言给感动到啊!只要换一条内裤,你也能变成受欢迎的男人哦啊哈哈哈!】

 

【不,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成为那样的男人比较好,而且不论如何我都比前辈受欢迎。】

 

【月岛你这混蛋!】西谷被月岛的话刺激地跳了起来,如果不是菅原拉着,差点就冲上去给月岛一个教训。

 

而另一边的泽村则是死命拦着已经快暴走的田中。

 

【月岛,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尝尝前辈的厉害!】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啊!】

 

而就在泽村和菅原不知道如何平息这两个人的怒火的时候,日向的话成功转移了他们的注意。

 

【呐呐!前辈!我也是四角裤派啊!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会受欢迎了?!】

 

【哈哈哈,果然翔阳穿的也是四角裤啊,穿四角裤的都不会是个坏家伙呢!】

 

【说的没错!像我还有小谷一样!啊哈哈哈!】西谷和田中一个勾肩,一个搭背,一副好哥们的样子。

 

「你们就是这样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的么?」面对西谷和田中的发言,众人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遍。(除了日向和影山。)

 

【诶——是这样么?说起来,我也是四角裤派呢。】从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话的山口终于插上了嘴。

 

但是没想到他的下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惊讶了一把,【话说月也是四角裤派呢。】山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着刚才的话说道,【而且啊月穿的还是紧身的哦!真的超级帅……】

 

【闭嘴山口。】

 

【抱歉月。】

 

【什么?!!!真没想到月岛这么性格恶劣的家伙也是四角裤派!而且还是紧身的!】

 

田中摆出一副不良少年的表情凑到月岛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月岛你给我滚出四角裤派。】

 

【没错没错!】不知何时日向从田中的身边窜了出来,借着田中的气势也来“修理”一下平时老欺负自己的月岛。

 

【不要穿着侮辱男人尊严的四角裤啊!】

 

【就是就是!】

 

【不对,龙!】西谷出人意料地反驳了田中的话,一下子让田中和日向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了?!小谷,怎么突然说出……】

 

【虽然四角裤的确很帅气(哪里帅气了除了月月的)穿着也很舒适,但是,如果要成为一个真正受欢迎的男人的话,应该是三角裤派的!】

 

【诶——真的么?前辈,真的只要穿上三角裤就能成为受欢迎的男人么?!!】

 

【那当然了翔阳,三角裤可是男人的梦想啊哈哈!】

 

【唔噢噢噢!!!!】听到这句话的日向对于西谷的崇敬之情又更是上升了几分,一旁的田中更是激动到一边挥着不知何时脱下的上衣一边热血沸腾地说着“哦哦哦!!要是我也穿上三角裤的话洁子学姐说不定就会和我说话了啊啊啊啊!!”

 

「不,田中你想太多了。」菅原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心里这样吐槽了,现在的他真的好想赶快结束这个话题,只是没想到十秒钟后他自己成为了话题的主角。

 

【但是啊,我们当中有谁是三角裤派的啊?】日向右手捏着下巴,眯着双眼,似是在回想着什么,而日向的一句话却也让影山的身体不自觉地僵硬了起来,若不仔细看的话并不会注意到影山那已经红的发烫的耳根,【啊对了,影山你是什么派的啊?】突然的问话让影山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并不是害怕说自己是三角裤派的,而是总觉得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前辈调侃,不过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因为王者大人害羞罢了。

 

【和你没关系!】影山的回答带着些不容拒绝,撇着嘴巴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日向那张表情丰富但是却可爱无比的脸,但不知为何日向的即使背过身他也能感受到日向那强烈的视线,让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那个笨蛋就不要老是盯着别人看啊!要是别人误会了怎么办啊!」

 

【什么嘛,说一下又不会死,好小气。】日向撅着嘴不满地说道,但没想到泽村一句意想不到的发言却让日向成功转移了攻克点,【啊日向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到菅原呢,菅原穿的可是纯棉三角裤哦。】

 

【喂,等下,大地,你干嘛把这种事说出来啊!!】突然被点名的菅原一下子有些反应不及,不只是脸和耳根,就连脖子也泛上了一下微红,完全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己的好友给揭了底,但是对于单蠢的后辈来说可不是这么想的,【唔噢噢噢!真不愧是菅同学,好厉害啊!!】

 

「不,我并不觉得穿三角裤有什么地方厉害。」

 

【菅前辈,超帅气啊!我也想要成为像前辈那样又厉害又帅气的男人!】

 

「很感谢你这么夸我啊日向,但是我真的不觉得穿上三角裤就会变成又帅气又厉害的男人啊!」

 

【那个···那个···我也···我也是三···】

 

【真不赖啊菅前辈,比起那边那个玻璃心的胡子大叔来说男人多了啊哈哈。】

 

「快别说了,西谷,旭都快哭了啊!!」

 

西谷的话让东峰大受打击,整个人一下子颓废了不少,突然感受到来自肩上的重量,东峰转头看向想要安慰他的泽村,轻声说了句,【我没事的大地。抱歉,先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说完便躲到角落一动不动了。

 

【啊对了!大地前辈的是穿的是什么样式的?四角裤还是和菅前辈一样的三角裤?】内裤这种东西就是越说越带感的存在,虽说有些羞耻,但是一旦有人开了头,便会变得想知道所有人穿的款式,尤其是对一群还处在青春期的男高中生们,显然田中已经被打开了开关,竟然厚脸皮地开始问着主将的内裤,就连一旁的西谷也开始瞎起哄起来。

 

【哦哦哦,我也想知道大地前辈穿的是什么呢,还有影山的!】

 

【就是就是!!我也想知道影山穿的是什么!!】有了前辈壮胆,日向也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可惜的是下一秒就被影山用手抓住了脑袋,【啊啊啊好痛好痛,快放手啊影山,会秃的!绝对会秃的!】

 

泽村觉得如果不能把这个话题就这样扼杀掉的话,实在是有失主将的威严。泽村双手环胸,板着一张严肃的脸,眉眼间仿佛能够看到一股不祥的黑气。只见泽村用着不大不小但却能够正好让部室里的所有人听到的声音说,【谁要是再给我说这个话题,从今天开始就给我打扫一个月的体育馆!】

 

【咿咿咿——前辈好可怕!!!!】被泽村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吓到的日向 连连往后退,就连西谷和田中也感受到了来自大地前辈那强烈的恶意,同时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之后,又示意一般地点了点头,表示不会再说了。看到这里,泽村突然笑了起来,两手分别搭在西谷和田中的肩上,“温柔”地说道,【很好,很晚了我们也赶快回去吧。】

 

【是!!大地前辈!!】

 

就这样在主将“友好”的要求之下,乌野排球部的内裤话题就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借着前辈光才幸免于难的影山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幸好没被日向那个呆子知道,不然又要嘲笑我了。」

 

只不过让影山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这个他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最终还是被来家里过夜的日向知道了。

 

 

时间转回现在。

 

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发现影山内裤的日向完全忘记了曾经影山极力抗拒告诉他内裤款式这件事,现在的日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

 

「一个真正受欢迎的男人,应该是三角裤派的!」

 

日向依旧拉扯着影山的黑色三角裤,虽说他本人并不是很喜欢黑色。但是如果只是一次,不,仅仅只是一秒也好,日向也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突然,日向的脑袋里跳出来一个另类的想法。他看了看他橙色的四角裤,又看了看影山的三角裤,试想着如果是自己穿上这条三角裤会怎么样?

 

「换下自己的四角裤+穿上影山的三角裤=真正的男人」

 

【唔噢噢噢!!想想都觉得好激动哦!】日向先是放下了手中影山的胖次,接着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对着面前的内裤有些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啦影山!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想要成为一次真正的男人!】

 

日向沉默了三秒钟后,从床上爬了下来,随后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自己的四角裤扔到了影山的床上,之后又拿起影山的黑色三角裤穿上了。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飞快而又迅速。

 

【哦哦哦!!感觉真不错呐!】虽然没有镜子日向无法看到现在自己穿上三角裤是什么样子,但是就触感而言,日向觉得非常棒。【嘿嘿,我也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哈哈!明天可以去向西谷前辈和田中前辈炫耀了哼哼!】

 

日向还打算穿着走上几步,可是没想到刚踏出一步,本就对日向而言有些过于宽大的内裤就这样向下滑了几寸。

 

【诶——果然是因为太大了么?都掉下来了啊。】日向有些苦恼地撅着嘴,两只手轻轻拉着要滑下去的内裤,往前面看了看后,又转头看了看身后。只见后方内裤的边缘因为没有向上的拉力而就这样往下落,甚至还能看到自己的股沟。

 

虽然有些可惜,但是如果再不脱下来的话,影山可能就要进来了。要是自己因为被发现偷穿了那家伙的内裤,还被抓了现行,影山肯定会生气地不给自己托球的。

 

在「男人」和「托球」之间,最终日向还是选择了托球,毕竟他已经成功当过一次真正的男人了,但是影山的托球的话,无论多少次对日向而言都是极为珍贵的。

 

【如果没有那家伙的托球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啊。】这么说着的日向有些可惜地准备脱下影山的三角裤,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影山会突然开门冲了进来。

 

【呜哇啊啊啊!!!影影影山……你你你你怎么突突突……】

 

【日向你个呆子,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进来,话说你干嘛那么紧张,难不成……是对我的房间做了什么么?!】

 

【才才才没有!话说我干嘛要对你的房间做什么?!连本漫画书都没有,你也太无趣了吧!】

 

【那你干嘛那么……】

 

原本还在和日向争辩的影山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闭了嘴,眼神有些古怪地盯着日向的下半身看。

 

【喂……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影……】影山突然噤了声让日向觉得有些奇怪,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好像是紧盯着自己身上某一块地方。

 

「等等……不会是……」日向顺着影山的视线往下看,正如他所猜到的那样,影山正看着自己的那里,不对,应该是他的内裤。

 

【等等等……影山,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想要像西谷前辈说的那样,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而已,所以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日向整个人红透了脸,双手大幅度摇摆着,就如同他第一次参加作为排球部一员而出场的出道站的那天,紧张地把上衣当做裤子来穿,只不过这次可没有能够让他挡住影山视线的外套在。

 

像是要澄清这个误会,日向手忙脚乱地解释着,但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面对日向那含糊不清的解释,影山不以为然,先是把手中妈妈帮日向找的自己国中时穿的裤子抛给了他,之后极为淡定地走到离日向有些距离的衣柜旁边,然后把下层的抽屉拉了出来,在里面翻找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影山貌似是找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藏青色的三角裤,没有理会日向在身后的喊叫,自顾自的走进了浴室。

 

【混蛋影山,就不能好好把裤子给我么?!】日向好不容易把影山扔到自己头上的裤子给拉了下来,而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影山已经把浴室的门锁上了。

 

【什么嘛,不就偷穿了你的胖次么?!干嘛一副碰到脏东西的表情,臭影山!】说完,日向还对着门做了一个鬼脸,可没想到影山却突然开门探出了脑袋,把来不及缩回去的日向给逮了个正着。

 

【啊啊啊……那个……影山……不是你想的……】

 

【快把我的胖次脱下来,穿上你自己的,然后再把我给你的裤子穿上,快点!】

 

【是!】

 

听到日向的话后,影山便大力地把门关上,就算是迟钝到不行的日向都能感觉到影山在生气。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日向还是乖乖地听从了王者大人的命令,把影山的三角裤脱下换上自己的再穿上对自己而言在合适不过的裤子,然后跪坐在地板上等待着自己的搭档。

 

「QAQ如果我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妈妈你一定要给我做一个月的生鸡蛋拌饭。」日向在心里如此祈祷着,希望影山能够对他从轻发落,但是其实日向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王者大人自这天开始保持了一个月的好心情。

 

关上门的影山背靠着门板,反手将门锁上,确认了就算日向突然闯进来门也绝对开不开来之后,影山才逐渐放松下来,整个人倚着门慢慢滑坐到地上。

 

【那个笨蛋到底在做什么啊?!】影山一边用手捂着脸,一边回想着刚才日向穿着自己内裤的样子。

 

不是没有看过日向的双腿,平时在训练的时候,在合宿洗澡的时候,在部室换衣服的时候,但是总是因为身高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对于日向的双腿只是淡淡一撇便没有了结果。

 

然而当影山看到日向穿上自己的内裤时却牢牢地被日向那双纤细却充满爆发力的双腿给吸引住了,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漂亮的腿型,完美的弧线,宛如一个艺术品。

 

但是真正让他移不开眼的却是日向那娇小的下半身,比起一般的普通男高中生,日向的那里可能真的是小很多,自己平时所穿的M码的内裤,穿在日向的身上简直就像是偷穿了大人外套的小孩子一样。那松松垮垮的程度让人觉得下一秒就会掉下来,影山甚至都看到了日向那里的毛,还有那忽隐忽现的粉红色的小日向。

 

「没想到那家伙不止人可爱,就连那个地方都可爱到不行。啊,话说日向那里的毛也是橘色的啊!」

 

「不对不对,我到底是在干嘛啊!!」影山双手抱着脑袋,用力把他那清爽的直发给揉乱,更是希望借此能让自己脑袋的热度降低一点,可惜事与愿违,影山觉得不止是他脸上的温度没有降低,下半身的热度更是以意想不到的速度不断往上攀升。

 

「不好,好像勃起了。」影山完全没想到只不过是这样想一想就能让自己有这么大的反应,「哈啊——那家伙为什么总是做那么蠢的事啊!那个样子不就和偷穿男友外套的女孩子一样了么?!!」

 

【啊啊啊!!日向那个白痴!!!!】越想越生气的影山,终于在控制不住之下,在浴室里大喊起来,声音大得让在外面不知道该怎么向影山道歉的日向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咿咿咿——影山好可怕!!】

 

 

 

第二天早上。

 

昨晚幸免于难的日向在部室里换好运动服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正在自己身边穿衣服的西谷说,【啊对了,西谷前辈!昨天我终于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了哦!】

 

【…………什么!】除了影山,所有人都被日向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惊到了。

 

【日……向,你说你昨天成为了……真正的男人……是……真的么?】菅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就连比自己小的日向都脱离了处男的身份,那他这个到现在都没摆脱童贞的前辈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是真的哦前辈!三角裤真的太赞了!真不愧是前辈,超级帅气的啊!】

 

【诶,等一下日向,你刚才说……三角裤,是怎么一回事?】

 

【西谷前辈不是说穿了三角裤就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么?前辈的话,很早就成为了吧!超级厉害呢!】

 

【啊——是这样啊。】菅原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抽搐,他完全忘记前几天的这个话题,没想到日向还记着。

 

【不过,日向你穿的不是四角裤么?】被日向的话勾起了回忆的泽村立马发现了有哪里不太对,被泽村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似乎想起了这回事,完全没有注意到影山的不对劲。

 

【啊啊!那个啊!其实,我昨天穿的是影山的三角裤哦!】

 

【真没想到影山竟然会是三角裤派的诶!怪不得会有女孩子说他帅呢,不过影山的裤子还真是大,不管是后面还是前面,感觉一走路就会掉下来啊!】

 

【日向你个白痴!!!!】其实从主将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影山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是没想到日向竟然真的就这样把昨天的事情说出来。

 

影山红着一张脸把日向用双手举了起来再用力地扔了出去,日向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之后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平稳地落地。对于影山一害羞就会做出过激行为的动作,日向已经逐渐习惯了。

 

【你这家伙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么?!!干嘛把这种事说出来给别人听啊!!】

 

【什么嘛!你这个早就成为真正的男人的家伙怎么可能明白我们······】

 

【嘛嘛,都冷静一点啊影……】原本想要劝说日向和影山的泽村突然觉得股间一凉,转头一看竟然西谷正在拉着自己的运动裤。

 

【诶——原来大地桑是丁字裤啊!好厉害哦!真不愧是主将呢!这才是真正的男人该穿的内裤啊!】说着西谷对着泽村竖起了大拇指

【呜哦哦哦哦!真没想到大地桑竟然是丁字裤派的啊,和我们这种普通人完全不一样,感觉超可靠啊!】

 

【说的没错啊龙!这才是真正的男人该穿的内裤啊!】

 

在一旁越说越起劲的西谷和田中完全没有发现泽村黑化的表情,泽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对这群后辈太过娇纵和温柔了。

 

【诶——但是西谷前辈不是说穿三角裤的才是真正的男人么?】

 

【诶,我有说过么?】

 

日向的一句话让泽村的怒火彻底爆发,泽村用力把被西谷硬拉扯下来的裤子穿上,随后双手环胸,用比平时更阴沉的语调叫住了西谷和田中。

 

【西谷,还有田中。】

 

「咿——怎么感觉大地桑好像生气了啊,小谷。」

 

「好像是有点不太对劲啊,龙。」

 

【你们还记得我上次说的话?】

 

【诶,上次,什么话?你记得么龙?】

 

【上次?我想想啊——】田中努力回想着,可是还是没想到。

 

【既然想不起来,那我就提醒一下吧。谁要是再说……】

 

【啊啊!我想起来了小谷!是谁要是再给我说这个话题,从今天开始就给我打扫一个月的体育……】

 

【诶?!!!】直到这时才发现有哪里不对的田中和西谷,已经来不及从主将的魔爪之下逃走了。

 

【从今天开始田中和西谷你们给我打扫一个月的体育馆!】

 

【诶等等,大地桑……】

 

【现在!立刻!马上!】

 

【是!!】说着田中和西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部室,徒留下一群围观的群众。虽然有些不满欺骗了自己的西谷前辈,但是日向还是不自觉地同情了一把。

 

【真可怜呐,西谷前辈和田中前辈,你说对吧影山!】

 

【你有空去同情别人还不如去练习。】

 

【什么嘛!影山好冷血!】

 

【哈?!你说谁冷血啊你个呆子!】

 

【说的就是……】

 

【还有日向和影山。】惯例争吵着无意义的内容的日向和影山被还没完全平息怒火的泽村叫住,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们也给我去和田中他们一起打扫一个月。】

 

【现在就去!】

 

【是!!大地前辈!】和刚才的西谷和田中一样,影山和日向有些狼狈地冲出了部室,恨不得赶快离开那里。

 

而这场以“男人的魅力取决于内裤”为话题的闹剧最终还是在主将的威慑之下圆满落下了帷幕。

 

-END-

 

小小的后续

 

在打扫体育馆两个星期之后,日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呐,影山。】日向撑着拖把的塑料柄,有些无聊地看着影山把他所负责的那块地板拖干净。

 

【干嘛。】影山没有抬头看日向,只是口头上回了他一句,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因此停下来。

 

【上次我穿的那条胖次,你怎么没再穿了啊。】日向想到自从那天之后,好像就没看到影山再穿过了。

 

「那家伙有那么嫌弃我么?!」

 

而另外一边,在听到日向问话后的影山猛然顿了一下,随后转头紧盯着日向不放,被影山的动作吓了一跳的日向,虽然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但还是壮着胆子心虚地回问着,【干干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影山紧皱着眉头,眼神略带不爽地瞪着日向几秒之后,又把眼睛移开了。背过身对着日向淡淡回了一句。

 

【和你没关系。】

 

【什么啊!问问而已嘛,你不愿意回答就算了!】

 

日向出乎意料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转过身向着和影山背道而驰的方向走去,清扫着属于自己的那块区域。

 

影山用余光瞄了瞄身后的日向,确定他的确是在认真打扫之后,才缓缓放下心来。

 

其实那条被日向穿过的内裤,影山没有扔掉,也没有拿去洗,反而好好地被他珍藏在房间的某个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角落,但也是从那天开始影山就再也没有穿过那条内裤了。

 

要说原因的话,应该就是——「拿着你穿过的那条内裤不知道撸过多少次那种话怎么可能说出口啊!!」

 

今天,影山君的暗恋还是一如既往没进展地进行着。

 

-end-

这篇文写写卡卡写了十几天吧,真的算是蛮长的时间,其实原本是打算短篇完结的,没想到写完竟然1w多。其实最开始和颜酱说了这篇文的简单的一些想法,就被颜酱说了好可爱啊之类的。没有文笔也只能写写这种逗比文了,而且还这么掉节操(扶额),不过也只是希望不要被嫌弃吧QAQ抱歉我太啰嗦了,想说很多话,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就这样吧嗯!o( ̄︶ ̄)n

评论(38)

热度(98)